沙特把电竞正式列入国家计划,“石油电竞”真的要来了

关键词:电竞酒店设计,电竞酒店装修,电竞酒店加盟,电竞馆设计,电竞馆装修,网咖装修设计,电竞酒店投资,电竞酒店设计装修

能用钱解决的事对于沙特来说从来不是事。

今年的LIV高尔夫邀请赛伦敦站,南非选手肖尔·舒瓦泽尔夺得冠军,拿到475万美元奖金,这是职业高尔夫历史以来最高奖金金额。整个赛季总奖金高达2.5亿美元,背后就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支持。

2021年,沙特以3.85亿美元收购英超俱乐部纽卡斯尔联队80%股份。此前沙特还赞助了赛车系列赛,在2020年1月,F1宣布举办沙特阿拉伯大奖赛。据Motorsport week报告显示,这份10年的赞助价值5.53亿欧元。

在沙特“愿景2030”计划中,体育投资被列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支柱,凭借石油资源积攒的资金,这个土豪之国开始在体育界频频大动作。

而就在这个9月,沙特新闻社(SPA)报道,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发布了国家游戏和电子竞技战略计划书,将电竞发展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地位,目标在2030年创造39000个就业机会,并且将GDP提高133亿美元。

一、砸钱玩电竞

早在多年前,沙特就已经开始涉足电竞,甚至说是沿袭了它在其他领域的一贯风格。

2017年沙特电竞联盟成立,负责组织本地和国际电竞赛事。舍得花钱就是他们的“绝招”。

2022年沙特在首都利雅得举办了电竞比赛Gamers8,赛事设立五个比赛项目,包括火箭联盟、堡垒之夜、彩虹六号:围攻、PUBG Mobile(绝地求生手游)以及利雅得大师赛2022(DOTA2赛事),奖金池达1500万美元。其中Dota2赛事的奖金池总金额就有400万美元,冠军奖金更是达到150万美元。

2021年9月,沙特举办了一项DOTA2的赛事——总奖金高达75万美元的沙特电竞联合会杯,而相比之下,2022年的Major赛事奖金只是50万美元。

同年,沙特还举办了奖金池有400万美元的PUBG Mobile邀请赛,为了举办这场赛事,沙特在2020年花费2000多万欧元专门修建了智能电竞场馆。

明年12月,沙特已经确定将在利雅得举办2023全球电子竞技运动会,该运动会被誉为世界“旗舰”电竞赛事。

当然仅仅举办赛事对于沙特来说还不够。

今年初PIF成立的Savvy Gaming Group (SGG),已经以10.5亿美元现金交易收购了全球最大的负责组织和举办电子竞技赛事的电子竞技公司ESL,又以5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电子竞技平台之一的FACEIT。在2022年两家公司合并成为ESL FACEIT集团,这也是电竞行业第一次超过10亿美元的收购。

合并后的ESL FACEIT将成为CS:GO锦标赛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之一,毕竟此前ESL、FACEIT就是CS:GO领域参与最多的电竞运营商之一。

二、社会文化跟不上市场发展

举办了这么多重大赛事的沙特,国内电竞氛围日益浓厚,但社会结构从本质上仍在限制电竞发展。

波士顿咨询集团2022年发布报告,沙特共有2350万游戏玩家,占到总人口的67%。其中约有2110万人算得上电竞玩家,但总共只有约100名职业电竞选手。

2015年,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尔谢赫里成为第一位赢得FIFA互动世界杯(国际足联和EA联合举办的一项赛事)的沙特人。2018年,摩萨德·阿尔多萨里拿下FIFA电竞世界杯冠军。

纳吉德·法赫德于2020年赢得了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电子竞技挑战赛FIFA项目女子锦标赛的冠军,也是第一位赢得足球电竞比赛冠军的沙特女性。

能够从比赛中脱颖而出的永远是少数,即使发布了国家战略计划,但是沙特现在仍然没有明确的途径让玩家转型为职业。

主流社会也缺乏对职业电竞的认可。其实这不用说保守的沙特,即使很多相对开放的国家对电竞也并没有达到一个社会足够认可的程度。

而且虽然沙特投资了大量国际重量级的赛事,可国内赛事仍然稀缺,选手缺少能够磨练与交流的平台。

2021年,才出现填补这一空白的公司ESTAZ,专注打造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电竞平台。

打电竞就会被社会的言论淹没,更不用说是女性去做这样的一件事情。

Girl gamer电竞节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费尔南多·佩雷拉 (Fernando Pereira) 在2021年创建女子电竞战队——银河赛车手(Galaxy Racer)时受到了沙特国内各方面的质疑,因为需要女选手提供照片、拍摄视频和接受采访,很少有人报名。

在接受采访时佩雷拉表示:“在沙特玩游戏的女孩很多,但很难找到。因为很多女孩玩游戏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或者她们害怕曝光。”

社会文化的不成熟以及家人的不理解,女玩家难以在电竞方面去公开的展示自己的实力,即使她们足够强大。

但Al-Moqbel数据显示,沙特46%的电子游戏玩家是女性。

“我们一点都不怀疑沙特女性在游戏上的才能,但是她们正在男性主导的领域和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 沙特电竞公司 Phoenix老板Mohammad Al Humood说。

有钱确实有用,但是耐不住沙特社会声誉备受诟病。

里尔大学研究电子竞技地缘政治的Jason Delestre表示:“沙特的声誉将永远是西方电竞发展的障碍,尽管沙特在试图改善它。”

2020年沙特举办了世界上最大的慈善电竞锦标赛——Gamers Without Borders,1000万的奖金捐赠给慈善机构应对COVID-19。

但是玩家并不买账沙特的行为。

2022年,沙特科技中心城市建设项目Neom宣布赞助英雄联盟欧洲赛区夏季赛,遭到玩家的强烈反对,因为沙特曾为了建设Neom项目对Huwaitat部落进行迫害。也有消息称是因为英雄联盟LGBTQ玩家强烈的反对,在沙特LGBTQ思想是被宗教教义所禁止的,甚至会被判处死刑。最终迫于玩家压力,在NEOM官宣合作不到24小时,Riot就终止了这次合作。


除此之外,2018年震惊全球的记者卡舒吉被谋杀一案多方怀疑是沙特所为,支持也门内战造成几十万人死亡,迫害女性与少数群体…… 沙特在国际上一直承受着颇大的声誉争议。

此前沙特投资巨额在体育赛事上,曾被人权组织指责为“体育洗白”,即是期望能够通过在其他领域的行为来提升名誉,挽救国家形象。

不过,之前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主席弗拉德·马里内斯库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他表示,“洗白的前提是它本来就是肮脏的,但沙特文化美丽而丰富。”以此反对沙特利用电竞洗白的观点。

也有专家认为道德在推动电竞发展时可以不放在首要考虑的地位。

德国根大学的电子竞技专家托比亚斯·肖尔茨(Tobias Scholz)就表示:“游戏在道德上更加灵活,电竞大多都是基于项目,而且现在缺乏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与高尔夫或其他项目相比,电竞需要钱。”

电竞还处于正在高速发展的阶段,足够资金的支持确实能够让它发展的更快,但也并不是所有玩家都能忽略掉这背后资本其他的所作所为——“有钱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

至少从沙特来说,他们目前更相信金钱的作用。沙特电子竞技联合会主席费萨尔·本·班达尔·本·苏丹王子告诉法新社,他的愿望是,所有的电竞活动在筹办时,沙特都能成为它们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

 @2021 方鸣装饰 晋ICP备16010514号
首  页 关于我们 电竞酒店 电竞网咖 电竞综合体 商业空间 运营培训 工程服务 新闻动态 知识干货 联系我们
商业空间设计专家全套解决方案设计+施工一站式服务185 3663 3338(微信同号)24小时客服在线